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118万 死亡最多的是意大利


阿尔伯塔省省长杰森·肯尼则隐晦地用二战批评了美国:“(二战初期)美国袖手旁观了两三年,起初甚至拒绝了向当时领衔战斗的英国和加拿大伸出援手。”

随后,英国政府发言人澄清,“群体免疫并非行动计划的一部分,而是流行病的自然副产品”(Herd  immunity  is not part of our action plan, but is a natural by-product of an epidemic)。卫生大臣马特·汉考克(Matt Hancock)也澄清,“群体免疫并不是我们的目标或者政策——这是一种科学概念。”(Herd community is not our goal or policy)

对此,鲍尔表示:“纽芬兰省将永远不会放弃人性,如果我们要再做一次‘911’事件中做的事,我们将毫不犹豫,我们将再做一次。”他还表示,人类的一大教训在于,危机时刻,“你不能停止做人”。

辟谣:群体免疫政策故意让60%的英国人感染?

他表示,美加关系如此“紧密”,重大危机前,美国却想着切断所有人的物资供应,对此他很“失望”。

“当前流行病的增长可能会使COVID-19患者的临床需求与医疗资源配置之间产生不平衡。如果不可能为所有患者提供重症监护服务,则有必要应用可获得重症监护的标准——这取决于可用的有限资源。”

“如果情况变得非常特殊,政府将建立标准,衡量患者的疾病康复能力,以便根据资源配置情况对个别病例做出治疗决定。”

特朗普的这一决定,迅速引起加拿大方面的强烈不满,多省省长近期言辞激烈地回击。纽芬兰省省长5日甚至拿出“911”说事,该省曾在当时帮助过美国民众,如今美国却要落井下石。对此,他表示人类的一大教训在于,危机时刻,不能“停止做人”(stop being human)。

2、呼吸机:有报道英国政府错过了欧盟组织的呼吸机购买计划,让人质疑脱欧议程成为英国政府没有参与的原因。

他指出,2001年“911”恐怖袭击以后,200多次航班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改道加拿大,而纽芬兰省甘德尔市,这个仅有10000人口的小城,当时收容了超过6600名美国乘客。机组人员挤满了甘德尔的酒店,乘客们则被带到学校、消防站和教堂,为此加拿大军方还空运了5000张帆布床。